湖北幕阜山月月香桂花网
桂花之乡品牌企业,湖北月月香苗木:专注桂花苗木的培育和销售
全国服务热线:
13545608788
新闻详情

湖北“生甡川”砖茶史话

发表时间:2019-01-15 20:27作者:顾明德

湖北“生甡川”砖茶史话

  咸宁不仅是驰名中外的“桂花之乡”也是闻名遐迩的“茶叶之乡”。根据有关史料记载,早在六朝时期,茶叶栽培由四川传入长江中下游流域各省,咸宁因处于长江中游南岸之地利,便开始了茶叶的栽培和利用,至今已有1500余年的历史。武则天临朝称制期间,咸宁既有名茶“桃花绝品”传世。此后的历代文献资料,如陆羽的《茶经》、《宋史食货志》、《宋会要食货志》、《明史食货志》等等,均有咸宁茶叶栽培和加工的直接或间接记载。至民国十八年(1929)全县茶园已发展到3.73万亩。而咸宁茶事又以柏墩为代表,清光绪八年(1882)修纂的《咸宁县志》云:“咸宁马桥、柏墩地方植茶最广”;民国三年(1914)农商部第三次统计资料云:“湖北茶出产于旧襄阳、黄州、武昌、施南、陨阳五府各县,每年产额约40万担左右。就中武昌产茶最多,实占湖北之半。出产以咸宁柏墩、马桥铺为最多”新编《咸宁市志·土特产·茶叶》转引史料云:民国时期“柏墩一带曾被列为湘鄂赣边区4个茶叶集中产地之一。”丰富的茶叶资源,为柏墩生产“川”字边销青砖茶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使之成为咸宁茶产品的一大主产品。同时也使柏墩跻身于鄂南五大古茶区、鄂南五大古茶镇、湘鄂赣边区四大茶叶集中产地之列,以柏墩为龙头、自成一体的茶叶水运线——淦水,也名登鄂南四条古茶河之榜。


  咸宁茶叶种植,以柏墩为中心,面积不断扩大,产量不断增长,促进了柏墩茶叶加工业的不断发展与加工技术的不断革新、进步,尤以砖茶加工著称于世,柏墩茶庄早期的“箱红”与后期“生甡川”茶庄的青砖茶名传数代。

  一 、砖茶兴起


  明朝,咸宁所产茶叶经茶农加工制成红茶后,由川、陕、粤三省茶商来柏墩借用客栈或茶户的空余房间和堂屋,并雇请本地人协助,集中收购,打包外运,或由本地富家大户收购后转手卖给茶商。由于有利可图,因而出现了本地人经商的临时(季节性)从事茶叶转手交易的牙行(经纪行),明季出现了长期(固定性)经营茶叶的小型包茶庄。而包茶庄又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由本地人独资经营,自收自运自卖,这类茶庄由于本钱小,市场竞争能力差,风险大,随时都有因折本而倒闭的可能;另一种是由本地人与外地茶商合伙经营,由本地人出资建庄,有固定的客户(茶商,本地人称之为“茶客”),每年采茶季节,茶商来柏墩坐庄收购,分级打包,外运销售,盈利分红,或由茶客给庄主一定的报酬,这类茶庄因其客户资金雄厚,经营有方,信誉极好,市场固定,获利丰厚,因而本地人乐于与茶商合伙经营。由于茶叶销售市场日益扩大,需求量不断增加,而散装包装体积大,不便于茶商长途贩运与用户储存、携带,到明季时,柏墩出现了对初制红毛花进行再加工的专业性手工作坊——砖茶庄。用类似北方牧民铡马草的方法,用大铡刀将初制红毛茶铡细(这道工序本地人叫做“铡马草”),经高温蒸制后,再用原始的加压“木架”(架,咸宁方言读作“榨”)紧压成型,然后用木炭火烘干,制成红砖茶(红砖茶又分为花香砖、老茶砖、米饭砖)。同时,为适应不同地区消费者的习惯要求,拓展市场而兼制高级红茶。万历十八年(1590)由红茶改制老青茶后,又增加了砖茶新品种——青砖茶。清中叶,砖茶加工机械有所改进,开始使用利用杠杆原理制造的牛皮筋架(牛筋,实际上是将骆驼皮切割成窄条后拧制而成)压制砖茶,从而提高了工作效力。

  二 、茶叶家族


  在柏墩从事茶叶收购、加工、贩运的队伍中,以何氏家族从业最早、人数最多、时间最长。考《何氏宗谱》,仅其中从由江西迁居柏墩的始祖何子福算起的第十一世何之宗一支,从清康熙初年开始贩卖茶叶、加工茶砖,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第二十世止,近290年,经历了“之、其、土、复、何、大、廷、安、建、功”10代,共200余人经营茶叶生意。他们或子承父业专事茶叶(茶砖)生意,或以务农为本,在亲属携带下兼贩茶叶(茶砖)。他们中有的客死他乡,或葬身外地;有的落籍外乡,至今没有回籍。值得注意的是在川陕茶商垄断茶叶市场期间,他们寄寓于襄樊至汉中之间鄂西北的勋阳、陕西兴安府的旬阳、安康、汉阴、石泉、西乡及平利等川陕茶商贩茶路线上或茶叶产地;晋商(咸宁人称为“西客”、“西佬”)崛起后,原以务农为本的十五世何瑞的长子大仁和其三个儿子廷旺、廷荣、廷宗又由柏墩迁居晋商贩茶路线上的豫西、晋南,从而形成了两条何记运输线,而且在这两条运输线上的何氏家族成员大多是同胞兄弟聚居一处。他们既收购当地所产的茶叶,又像驿站一样,将从柏墩收购的茶叶和压制的茶砖,一站接一站的运往我国北部和西北部的内蒙古、甘肃、新疆等省区,卖给牧民和蒙古、俄国、哈萨克等国茶商。他们为咸宁茶走向市场、迈出国门,作出了巨大贡献。

  在何氏家族第十五世何字派堂兄弟中,以何橫的生意做得最好,资本越积越大,到乾隆中后期返乡,于柏墩上街口买田十余亩,建茶庄一座,这就是后来何橫与晋商巨族—祁县渠家的渠映撗合伙经营的开业最早、规模最大,历时150余年的“长顺川”砖茶庄,也是柏墩“川”字边销茶规模生产的开始。到何橫的胞弟何琦的曾长孙十八世安瑞主持茶庄事务时,又傍茶庄右侧建一别业,名曰:“梅阁”。每年春季新茶上市之前,渠家的管事、先生来柏墩,寓居于梅阁,开庄收购茶叶,并监制成砖茶,直到秋茶收购、加工完毕,最后一批茶砖或包茶装船后,才闭庄离开柏墩,随船回总号。何橫在陕西安康亡故后,他的长子大宗偕母携妻带子返迁原籍,继承其父在柏墩创下的产业,而让其弟大永仍留安康管理那里的家业。道光末年,长顺川由大宗之子廷勋接管。何廷勋,字庆丰,是位商界高手,且有端木之风。到光绪年间,长顺川更名“长裕川”后,由廷勋的嗣子、与廷勋共曾祖的堂兄廷富之子安祥接管时,家资已巨以万计。何安祥,字盛林,号萌人,业儒不就,投笔从戎,以军功劳绩历任千总、都司、游击、参将、副将等职,赏戴花翎,壮年时,为荣亲计,出巨资捐得三品盐运司运同衔,诰封三代,直至武昌首义前夕才解甲归田从事茶业。咸丰六年(1856)四月,时为三品顶戴,由刑部左侍郎补江苏布政使,江北大营帮办劳务大臣的柏墩大屋雷人雷以諴(因在其兄弟中排行第七,人称“雷七爹”)以延误军机罪而西戎新疆伊犁。翌年,雷因不合伊犁水土和牧区生活习惯,托人从何安祥的茶庄带去两箱砖茶,雷将部分砖茶分赠同僚和酋长,土司酋长和同僚饮用后,对该产品大加赞赏,因而长裕川青砖茶名噪西北。雷抵伊犁甫一年,经朝廷甄别,赏四品顶戴,补陕西按察使,随升陕西布政使,又改光禄卿,咸丰十年(1860)回都兼任刑部右侍郎。据传,雷回京后,曾用长裕川的陈年老砖茶治愈慈禧太后的腹泻,得太后赞赏,名声更大,一度被清廷定为“贡砖”,这种贡砖大约为“6 4 1”寸长方体,砖面四周饰以“回”形花边,中间印有凸形“茶”字并衬以青卒设图案。后来,雷以諴回乡省亲,柏墩的绅士和商人相约在长裕川摆酒为雷接风,席间议论起咸宁独于柏墩设立茶厘专局(卡),以致加重柏墩地方农、商负担之事。厘金制度为雷所创,原为解决江北大营军饷的权宜之计,不想此端一开,各省仿效,以致形成定制。雷听到乡亲的怨言,深感愧疚。饭后,雷亲笔为长裕川等茶庄题写匾额,并为梅阁题写了“梅阁香清”四字,以表歉意。后来梅阁香清四字亦制成门额悬于梅阁大门之上。在何安祥任湖广总督府参将、副将、总督府总承启官期间,长裕川由其长子何建阳接管(次子建彬10岁时夭折)。何建阳,字文炳,号朝臣,清末蓝翎五品衔候选县丞,民国时期曾任汉口总商会执行委员、汉口杂货行业三大帮之一的咸宁帮帮董(另两大帮是汉口帮、浙江帮),在汉口开设有“宝丰金号”(钱庄)和“丰成海味号”。他为人急公好义,乐善好施,给咸宁人民留下了好感。

  三 、合作伙伴

  清乾隆末至嘉庆初,晋商巨族—祁县渠家的渠映橫与其长兄渠藩之子渠长盛叔侄,先后与何橫及何氏家族的另一支合伙,在柏墩开办“长顺川”、 “长盛川”两大属于收购、加工性质的分庄,并在柏墩设庄前后,在张家口设立了相同字号的属于中转、批发性质的两大分庄。光绪年间,“长顺川”,由渠橫之孙渠源潮主管号事,民国年间由渠源潮之孙渠晋山接管;“长盛川”在渠长盛之后亦由其子渠源涤、渠源道、渠源洛、孙渠本立等兄弟叔侄合资或独资经营。直到民国二十年(1931)以后,茶叶衰落,加上当时柏墩是湘鄂赣苏区的前沿阵地,战事频仍,局势不稳,柏墩的分庄才停业,历时近一个半世纪。柏墩茶庄所产的砖茶和包茶,运到淦水上游柏墩河三岔港渡口装船后,沿淦水而下,越斧头湖,入长江,到汉口后,或转汉水至樊城起岸,经河南,贯山西,抵东,西两口(张家口、杀虎口)分庄,销往内蒙古,或运至历史上曾是中国境内的中俄通商要埠,今在俄蒙边境在恰克图卖给俄国茶商,或从汉口走长江,转销欧洲,由于质量上乘,信誉卓越,俄国商人肯蒙古牧民一见印有长裕川字样在茶叶(茶砖)便竟相购买,这些茶叶(茶砖)甚至还可以代替货币在市面上流通。清朝中期至民国初年,茶叶极盛,一般来说,茶叶稳定时每箱茶至少可以获利2两白银。最高时每箱获利竟达7两之多,利润极高。”在鄂南茶区众多的茶庄中最富盛名。张家口的两个分庄因经营有方,以“诚信”为本,以“和”为贵,又具有胆略和开拓进取精神,而成为张家口这一对俄、蒙贸易的重要商埠的百余家茶商中最富盛名的四大茶庄中的两大茶庄(另两大茶庄是大玉川、大昌川,均为山西祁县茶商经营)。

  四、兴盛时期

  由于咸宁茶叶、桂花苗资源丰富,生产的砖茶和包茶质量上乘,竞争力强,市场广阔,且获利颇丰,极具吸引力,因此,继长顺川,长盛川来柏墩合伙设庄之后,又有一些晋商相继来柏墩何氏、顾氏、雷氏等家族的茶商合伙设庄,到道光二十年(1840),柏墩及附近的大屋雷、白沙桥、刘家桥、金家湾和马桥等地先后开设茶号50余家,到道光末年骤增至70余家,其中柏墩先后增设了大德生、天聚合、宏益裕、天顺川、玉盛川、裕泰等七八家茶庄,这些茶庄几乎占据了柏墩的1里长街80%的范围。到光绪年间,柏墩的茶叶加工业进入鼎盛时期,“年可压砖茶五六万箱,青红茶(包茶)尚不在内”。从柏墩上街口的长裕川茶庄大门前起至淦水上游柏墩河三岔港渡口止约3立场的青石板路面被运砖茶和包茶的独轮羊角车轮撵出两条约10厘米宽、2厘米深的石槽,可见当时柏墩茶叶之盛,乃至朝廷的封疆大吏亦闻其名。咸丰五年,湖广总督官文、湖北巡抚胡林翼,因军饷匮乏,联名奏请仿照扬州仙女庙章程抽取厘金,解充军饷。在鄂南的蒲圻、嘉鱼、崇阳、通山、咸宁5县设立6个专抽出产茶厘的局、卡,而咸宁独于柏墩这个在当时尚交通闭塞、僻处县境一隅的山区小镇设立专抽茶厘的分局(卡),同治十年(1871)重订《咸(宁)嘉(鱼)蒲(圻)崇(阳)通(城)通(山)六县各局卡抽收茶厘章程》,并在其后的数次厘卡裁撤中均予保留,光绪三十一年(1905)五月又改为特别统捐局。光绪八年(1882)修纂的《咸宁县志·食货·茶税》载:“……自西洋通商,咸宁马桥、柏墩地方植茶最广,行户领帖开行,商人贩买,委员抽取厘税,有业厘,有箱厘,箱厘取之商,业厘取之民,夫厘者,百分而取一,不为不轻也,而综计所取,不下万余金矣。”由此可知,当时柏墩一年的茶叶营业额至少在两万两白银以上,“其势之大胜过同时的鄂南各茶区”。清末,由于印度、锡兰(今斯里兰卡)、爪哇、日本等国茶叶兴起,逐渐取代中国茶在欧美的市场,咸宁茶叶、桂花树步入衰落时期,加之俄商、英商也渗入柏墩,开设了顺丰(俄),兴商(英)两家茶厂,用铁制螺旋式的“洋架”代替牛皮架,所制砖茶成本低、质量好、产量高,柏墩原有的茶庄除长裕川、长盛川、大德生、天聚和、宏益裕等5家老庄能与之抗衡外,余皆倒闭或合并到长裕川、长盛川茶庄,至民国初,柏墩茶庄仅有茶工2000余人,年产茶砖1.48万箱,包茶1.2万担,折合300余万斤。为适应由外销向边销转移后,市场对茶砖品种的需求,“光绪三十三年(1907)……责成咸宁商改办川字黄黑二茶”,著名茶学家钱梁先生认为:“宁商”就是“咸宁商人”。此前,咸宁柏墩的川字砖已在国内外市场站稳脚跟,成为主要货源产地,能与“洞砖”分庭抗礼,各有市场,而且,原由川、陕、晋商人主营的咸宁茶事,到这时已由咸宁商人代替。

  五、异军突起


  柏墩的砖茶庄以长裕川、长盛川两大茶庄开设最早、历时最久、规模最大、信誉最好,其产品在国内外市场畅销不衰,而“生甡川”则为后起之秀。它的前身是宏源川,再前则是长裕川,更前则是长顺川,祁县渠家因改业专营食盐,并在汉口兼营仓储业务而车里柏墩后,长裕川更名“宏源川”,不久,又更名“生甡川”,由何氏家族合资经营。在长裕川后期和宏源川及生甡川前期,因何安详、何健阳父子长期外任,并经营设立于汉口的钱庄、商号,不能亲临柏墩的茶庄理事,而由何安详的胞兄何安瑞和其长子何建允先后主管。何建允字执中,号敬原,清授候选县丞,免补本班,以知县用,民国时期曾任武昌总商会会董、农商部全国实业会议代表,因有些耳背,人称“何聋”,敬称为“何聋爹”,是给气魄甚大的企业家,在他主管茶庄期间,极其讲究产品质量和信誉,挑选茶工很严格,同时工价也比别的茶庄高,因此,年富力强,经验丰富,技术娴熟的上等茶工多为其所用,在当时茶叶不景气的情况下,他的茶庄越办越红火,一执柏墩茶叶加工业之牛耳,并最终在竞争中压倒众庄而一统柏墩茶叶加工业。每年三季茶叶大上市时,该庄大门前卖茶的每天要排几百米的长队,于柏墩交接的通山、崇阳两县边界地区的茶农也奖茶叶肩挑背驮运到柏墩售卖。有位掌称的何敬元老先生,(因在兄弟中排行第二,人称“敬二爹”),由于整体得不到休息,过分疲劳,称茶时上下眼皮打架,有个族人去卖茶,他没称就眯着眼睛报数:“三十六!”这人又随手将一把扫帚放到别人的空茶篮里,挂到称勾上说:“敬二爹,还有一头。”他仍然闭着眼睛报数:“三十七!”引得在场的人哄然大笑,至今仍为茶农茶余饭后的谈笑资料。该庄的茶工到街上买东西,无论是哪家店铺,只要报个名,记个帐就行茶农手中的毛票也可以直接拿到街上买东西,过后由茶庄统一结账。何聋的本钱越积越大,便在武昌司门口开起了“何利通”钱庄,与曹祥泰杂货店、刘有余中药店和维新百货店为当时武昌最有财力的四大名庄还有今武昌造船处的古码头上拥有一处大堆栈(货物)。何聋发迹后,在柏墩一带捐资修桥建茶亭,遍施功德,至今柏墩人还念及他的好处。在他主管茶庄期间,茶庄产品曾于宣统三年(1911)荣获巴拿马国际博览会金质奖和荣誉证书,民国十六年(1927)十月,在湖北省区第一次国货展览会上被列为一等品展出。抗日战争时期,除生甡川茶庄完整的保存下来,继续生产砖茶外,长盛川的部分庄屋和其他五大茶庄均毁于战火。而生甡川这时的庄主传至第十代(何氏家族第二十世)功字派。功字派堂兄弟八人:功亮、功京、功高、功豪、功让、功成、功德、功健,均旅居外地,或经商、或从戎、或为政,无一在家,茶庄由管家代管,直到咸宁解放,但已非战前气象。日本投降后,由中国银行、西北民生公司、湖南省政府合资组成的安化茶业公司(总经理彭先泽),在湖南安化和湖北咸宁设立两个砖茶厂,咸宁制茶厂(厂长陈自光)设立于柏墩生甡川茶庄,仍沿用"生甡川"牌号,民国三十八年(1947),投资20亿元扩大生产。解放后,在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时,生甡川砖茶厂由咸宁县供销合作社接管,直到1952年下半年与羊楼洞茶厂合并迁厂于赵李桥。自渠家离开柏墩后,先后有张姓和阎姓晋商来该庄坐庄收购茶叶,加工砖茶,并有两位高姓师傅因长年驻庄监制而客死柏墩,死后葬于庄后的困龙山山脚下;另有一位高姓师傅在该厂撤并后就地安排在柏墩茶叶收购站任质检员,后调马桥收购站工作。

  六、再展雄风

  1984年8月,何氏砖茶世家的第十一代传人何立贵,在咸宁市委和桂花镇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恢复了"生甡川"这一传统名牌的青砖茶的生产。他们继承和发扬了传统工艺的特点,并结合现代科学技术精工制作。生甡川青砖茶以本地所产时新鲜的优质茶叶为原料,采用手工精选,利用原汁发酵,经过高温蒸叶后,用檀木模具液压成型,并用木炭烘焙干燥,使砖茶成品不但外形方正,紧固美观,图案清晰,色泽青褐,汤汁红亮,香气纯正,滋味浓酽,而且无铅无毒,洁净卫生,保持了茶叶原有的营养和药用成份,尤为他厂产品所不及的是,在加工、发酵,焙干阶段,正是桂花之乡的桂花盛开,百里飘香之时,茶叶自然吸入桂花的幽香。因而,该砖茶香型独特。1985年8月,柏墩生甡川砖茶厂厂长何立贵和原马桥区区长李光利、桂花镇镇长郭扬海及业务员一行4人赴内蒙古、新疆考察砖茶巿场,在内蒙古自治区苏尼特右旗副食品公司的贾、路二位经理和两位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到牧民桑布家作客时,主人将赵李桥荼厂和柏墩生甡川砖茶厂生产的青砖茶进行冲泡对比,品尝后,对生甡川青砖茶的色、香、味赞不绝口。该产品经国家商检局、湖北省进出口商品检验局等质检和卫生部门多次检验,各项指标均符合国家规定的标准,质量可靠,用它冲泡内饮,可生津止渴,清心明目,涤烦除燥,提神益思,清热解毒,凉血止血,消食化腻,灭菌消炎,止泻利便,理气袪痰,健脾健胃,调节机能,促进代谢,延年益寿,早晚空腹饮用,可减肥健美;冷饮可祛暑,热饮能御寒;长期饮用有防治多种炎症之功效。用以制乳酪尤为适宜。用它煎汤外洗,可镇痛止痒,消炎化肿,去腐生肌。久藏易成珍品。将饮用后的剩茶渣晒干存放到冬天,用来喂马、喂牛、喂羊,既能保膘催肥,又可增强牲畜御寒能力。1985年6月和1994年5月,先后两次取得国家商标局的商标注册证书,参加了全国农业展览馆展览。该产品一上市即受到内蒙古消费者的青睐,成为抢手货。由于边销砖茶属于计划性生产等种种原因,1992年,内蒙古自治区工商局曾扣押"生甡川"牌青砖茶5万斤,放置11个月后才处理,移交时,自治区工商局稽查大队长云纬礼同志,将散落在地上的几块砖茶拾起,打开仅有的一层薄包装纸验看后,十分赞赏,当即掏钱购买了2箱。这批砖茶在呼和浩特市回民区大街上按市场零售价摆摊销售,不到3天就抢购一空,尤其是60岁以上的老牧民,一听说是历史传统名茶,并看到特意去掉包装从茶砖中部折断的样品,争先抢购。多年来,订货合同、追加电报频频寄到该厂,砖茶随产随销,产品无一积压,供不应求,贷款回收率达100%。


  值得庆幸的是,柏墩生甡川砖茶厂以厂长何立贵为首的一般人凭着惊人的毅力和顽强的拼搏精神,经过长达15年的不懈努力克服重重困难,冲破重重阻力,终于走出困境,于1998年7月23日被国家民委、国家经贸委、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中国人民银行确定为民族用品定点生产企业,并更名为"湖北咸宁市生甡川砖茶制品有限公司"。厂区占地面积4.7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现切茶机、园筛机、风选机、液压机、出砖机、砖模、蒸锅等主要机械设备,固定资产600万元;有积400余年传统砖茶加工经验并掌握现代机械加工操作技术的第七至第十一代传人100余人,年龄在三十岁左右的职工全面掌握了生产流程及其工艺要求,并能熟练操作,还有师出湖北省进出口商品检验局高级技师张玉芳、王铁军门下的质检员4人,且质检设备先进。目前已计划投资750万元,添置机械设备,改造基本设施,使年生产能力由1500吨扩大到5000吨,总产值达到3000万元,利润达到1000万元。

  作者:顾明德(咸宁市咸安区桂花镇柏墩村山下顾人)


购桂花苗、桂花树苗、丹桂、金桂、朱砂桂、四季桂、大桂花、古桂花来月月香桂花园基地,提供桂花树种植培育技术,价格行情分析。

苗木热线:13545608788


分享到: